我的室友

作者及版權: gayweb  09-20-2001 15:46:46

在我讀大學的時候,我有個很棒的室友,我們高中就認識了,而且很要好。原本我們讀的是不同的大學,大二的時候,大衛轉到我們學校就讀,我們一起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層公寓。

從高中開始,我就非常渴望大衛褲襠裡的那一根,不過,他不是同性戀,那讓我覺得像是有支箭刺進我的心臟似地難受,我不敢讓他知道我喜歡的是男人,更不敢讓他知道我喜歡他 。從我和他住在一起以後,我常在打手槍的時候幻想著他,幻想著他滿足我所有的慾望。 

大衛大約178公分,淺褐色的頭髮,還有一雙迷死人的碧綠眼珠,高中時我們都是田徑隊的隊員,我們就是這樣認識的。因此,他的體格非常結實。他從不間斷他的練習,而我卻只是偶爾跑個幾次罷了。 

我們各自擁有自己的寢室,不過浴室是共用的。我們彼此的生活配合的很好,一點都不會有誰打擾誰的問題,除了當我們一起使用浴室的時候。我實在沒辦法專心在我正在做的事情上,而不去注意到他的存在。有好幾次,我都差點在刮鬍子的時候,把自己的喉嚨劃出一個大洞,最該死的是,當我在刷牙或是梳頭髮的時候,他竟然在我旁邊小便。 

他的老二形狀很漂亮,龜頭像顆大香菇一樣,蛋蛋鬆鬆地垂下來,看得出來,很飽滿也很大。他的毛不多,不過胸前卻有一些短短、稀稀的毛,陰毛也從根部延伸到肚臍眼的地方,蛋蛋和屁眼的地方就沒什麼毛了。每次我看到這些畫面,我總是忍不住要衝回房間打手槍,然後射在我藏在床底的一塊毛巾上。 

為了躲掉這些困擾,我只好花上更多時間泡在學生活動中心休閒室的廁所,那是在三樓一個偏僻的角落,而且在牆上有一個可以偷窺的小洞。我進這個學校沒多久就發現了這個地方,而且在這裡享受了許多校園裡的美味熱狗大餐。現在我把這裡當作回家前發洩的地方,免得我回家以後又硬了更難受。 

廁所並不大,二間大號的房間、二個尿斗和一個洗手槽,都沿著同一道牆,門外的走道平常幾乎沒什麼人會經過。而且它有兩道雙重門,所以只要有人進來,在裡面都會知道。在大號的二間房間的隔牆上,有一個大到足以讓人隔著洞幹屁眼或是吸大屌的洞。靠近尿斗的那一面,也有一個比較小,可是可以看到尿斗那一邊發生的所有事情的小洞。二個尿斗隔的很近,而且中間也沒有隔板,可以看得很清楚。

有一天下午,正當我把褲子脫到腳踝的位置,然後坐在靠近尿斗的那一間大號房裡的時候,我聽見外面那道門打開的聲音。我從小洞往外看是誰進來,期待著會是一個大帥哥進來,今天下午實在過得太慢太無聊了,我正需要有些不一樣的、特別的餘興節目。 

當裡面那道門打開的時候,我真的吃了一驚,進來的人是大衛!他剛跑完步,穿著小背心和短跑的運動短褲,那件短褲剪裁得很合身,而且很短,他的臀部幾乎是緊緊地貼在短褲裡。 

他四處看了一下,我想他看到了我的腳﹝大號間的門板離地大約30公分﹞,所以他一定知道有人在裡面。他把小背心拉到胸前,他的小腹上,正因為溼透的汗水而反射著亮光。他走到水槽邊,把水往臉和脖子上潑,讓自己涼快些。他的乳頭似乎正在叫喚著,吸引我的注意力,因為水很涼,他的乳頭變得更堅挺了。 

他把身上的水稍稍擦乾了以後,走到小便池,直接從短褲的褲腳拉出了他的大老二。我的眼睛像是被粘住了似地,緊貼著小洞往外看,我的手則是毫不考慮地,開始打起手槍。他的尿就像是一道強而有力的水柱,衝擊著尿斗,發出了讓人興奮的聲音。空氣中充斥著大衛的汗水味和尿味,那真是讓人聞了之後,很難不硬起來的味道。 

我想他並沒注意到在隔板上有這樣一個小洞,因為他滴完最後一滴尿之後,他竟然開始玩起他的大屌,雖然不是很明顯的動作,不過他確實是在玩他的屌沒錯。他把腿輕輕地張開並且向後傾,然後晃動他的屁股向前突刺。他一手玩著他的大屌,另一隻手則是在胸前和乳頭上撫摸著。接著,就在一切正要進入高潮的時候,我聽見門外的腳步聲。大衛把他的大屌收回了褲底,並在腳步聲進來前,走到了洗手槽的前面。進來的是一個這裡的常客,我不知道他的名字,不過我在這裡倒是和他見過好幾次,當然,也幫他吸了幾次屌,讓他幹了幾次。他有一副足球員的壯碩身材,臉長得倒是挺可愛的,不過他卻有根名符其實的馬屌。我第一次幫他吹的時候,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他的馬屌吞下去,而被他幹的那幾次,我都有好幾天走路走得有些怪,而且有幾次還沒辦法坐下。 

他走到隔板旁邊的那個小便池,然後轉身背向小便斗,好讓其他人都能看到他的馬屌。他用他那根半軟的馬屌拍打著他的腿,他不只是把他的屌拉出來,他把褲子的拉鍊都整個解開來了,連蛋蛋都露在外面。 

大衛用眼睛的餘光看著馬屌,而馬屌卻根本連假裝要尿尿都不裝了,就這麼大剌剌地打起手槍。我有點希望大衛會轉過身不看,或是乾脆走出去,但是他沒有。他反而走到另一個小便斗前,然後把他的老二給掏了出來。二個人就這樣站在那裡打著手槍,一直到二個人的屌都變得又熱又硬,馬屌開始用手去摸大衛的屌,但是大衛把他的手撥開,並且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。 

馬屌轉過身,手裡還握著他的巨屌,從我那間大號房的門縫往裡看,我對他笑了笑,並且舉起我的拇指。然後馬屌走了回去,對大衛說,“裡面的那個傢伙還不錯,別擔心,他也是這裡的常客。”於是,大衛把他的屌從褲腳收了回去,我還沒弄清楚他要作什麼的時候,他卻把短褲整個拉了下來。 

他把短褲拉到膝蓋的地方,然後短褲裡的絲質比基尼內褲露了出來,薄薄的一層就像是穿著保鮮膜似地,他腫漲的東西把絲質的比基尼撐出一塊巨大的鼓起,就像他的第二層皮膚一般緊緊地貼著,不但不會遮蓋掉那根大屌的形狀,反而更強調了他的那完美的線條,這真是我看過最性感而迷人的東西了,不過,這麼完美的身體,卻是讓我不敢妄想的。 

大衛似乎正陶醉在馬屌羨慕而飢渴的眼光中,然後他說“看到了嗎?我穿各式各樣性感的內褲,因為這些性感內褲總是讓我容易勃起。”“噢,這同樣讓我也勃起了,尤其是看到那一層薄薄的布裡面,那根讓人流口水的大東西。”馬屌說。 

大衛把他的比基尼內褲脫了下來,他的那根大屌就這麼晃啊晃地,像是叫人立刻把他吞下。 

馬屌也跟著把他的牛仔褲脫掉,和以前一樣,他並沒有穿內褲。我想他可能根本連一條內褲都沒有,在我的印象中,他一向是不穿內褲的。他把牛仔褲脫下來之後,就背向我了,所以我只能看到他的屁股。 

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保養的,不管一年到頭任何時候,他的二片屁股總是堅挺而結實,然而摸起來卻舒服極了。 

“你喜歡怎麼玩?”馬屌問。 

“都可以。” 

“幫我吹好不好?” 

“可是我從來沒吹過那麼大隻的…”大衛有些猶豫的說。 

“你喜歡我這隻嗎?”馬屌問。 

“天啊,它實在是太大隻了!” 

“試試看吧?”馬屌把他的大屌往大衛挺了過去,大衛慢慢跪了下來,我看不清楚大衛能把那根馬屌吞多深,不過我倒是聽的很清楚,而且從馬屌屁股晃動的程度,我就知道了。 

“就是這樣!把它整個吞進去!”馬屌的屁股來來回回地往大衛的臉上衝刺。

“張開一點!把它整個吞進去!噢!好爽!再吸,噢!”馬屌一邊享受著,還不忘為我現場實況報導。
“就是這樣!噢,舔我的蛋蛋,輕輕地搓它,幹!好舒服!”從我這裡可以看到馬屌的蛋蛋垂在兩腿之間,而大衛的手正在服侍著它。 

“舔我的蛋!用你的嘴幫它好好地洗乾淨,噢!對了,就是這樣,舔我的蛋!”大衛的嘴照著馬屌的指示,移到了那隻種馬的大卵蛋上,並且正在滿足它的慾望。 

“幹!你從哪裡學的?你吸得我好爽,簡直讓我爽翻天了!”大衛的嘴裡正滋滋作響,口水也流的到處都是。大衛的手開始在馬屌柔軟的屁股上又捏又揉。 

“啊!嚐嚐我的大老二,沒吃過這麼美味的大餐吧?噢,就是這樣,讓它射出來吧!讓它射到你嘴裡,射的你滿嘴都是,你想吃吧,是不是?我要射到你嘴裡,把它全部吸出來吧!”馬屌的大卵蛋前後晃著,它每一次衝刺,都把大衛的臉拍的啪啪作響。 

“幹!你吸得我真他媽的舒服,噢!真他媽的爽!就是這樣,不要停!我馬上就讓你嚐嚐豆漿的滋味,噢!”我似乎可以聽見馬屌的龐然巨物在大衛的嘴裡出入的聲音。 

“用力吸!把我的精華全部吸出來!你就是要這些的,不是嗎?來吧,用力!”馬屌兩手抓著大衛的頭髮,整個人都往後仰了。 

“把我吸乾吧!讓我射到死,噢!吸乾它!”大衛的手開始往馬屌飽滿的屁股移了過去,慢慢地,它的手摸到了馬屌的屁眼。 

“沒錯,搞我的屁眼,用你的手插進去,搞翻我吧,插我,用你的手插我!插到我的身體裡,把我的屁眼插滿,噢!你知道怎樣讓我爽!好爽,真的好爽!”馬屌整個人都繃了起來,他的身體彎成弓狀,身上的肌肉一塊一塊的糾在一起,他的動作越來越激烈,呼吸和呻吟也都越來越大聲,他似乎就快要高潮了。 

“再深一點,插死我吧!用你的手讓我爽死!”大衛開始加入第二根手指,並且很猛烈的進出馬屌的屁眼。突然,馬屌停住了呼吸,然後整個人開始抽搐。“幹!要出來了,要出來了,噢……!”馬屌把大衛射的一嘴都是,然後大衛才慢慢把他的手指抽了出來。馬屌的屁眼在大衛把手指抽出來之後,還是張著一張好大的嘴沒有合起來,一直到馬屌漸漸停止了抽搐,他的屁眼才漸漸合了起來。 

“噢!寶貝!你真是把我吸得爽翻了!你到底從哪學到的?” 

“一部份是從A片上學來的,另外,加上我的慧根!”大衛竟然這樣回答。 

大衛站起來時,從他的馬眼流出了長長的一條,是他的精液,我從隔板底下看出去,大衛早把地上射了一大片。從他的嘴裡也流出了一些精液,流到他的下巴,馬屌射的真他媽的多!大衛意猶未盡地舔著他的嘴唇,還用手指把流出的部分送回他的嘴裡,看來他倒是挺喜歡這東西的,他可是一滴都不浪費呢! 

他們終於穿上了衣服並且把現場清理了一下。我總是很難相信,馬屌到底是怎樣把他的大傢伙放進他那又窄又緊的褲子裡,每次看他把這件“困難的工作”完成時,我總覺得又驚訝又興奮。馬屌娜根大傢伙的形狀,就算包著牛仔褲,也是顯而易見的。或許是因為他沒穿內褲的關係,在他龜頭的部分濕了一塊,大約像一個十元硬幣大小。 

馬屌要走出去之前,還轉身向大衛的臉頰上親了一下,大衛把他緊緊地一把抓住,給了他另一個又深又長的吻,同時,他一手搓著馬屌的大家伙,另一手則在馬屌的屁股上不安分的搓揉著。過了好一會兒才把馬屌放開。 

“我幾乎每個下午都會在這裡,我期待著和你的下一次。”馬屌走到門口時,回過頭來對大衛說。“很令人期待,下次見囉!”馬屌走了之後,大衛稍微清洗了一下,接著也離開了。

在一旁窺視這整個過程的我,早已經受不了射了三、四次,然而現在我的傢伙還是漲的像根大熱狗一樣。在我稍事休息了之後,﹝我早已經因為這熱辣辣的一幕而虛弱地站不起來了,除了我那根之外,再加上看著我面前的隔板上,一條條全是之前其他人射精之後留下的痕跡﹞,我起身離開了這裡。 

當我回到家時,大衛已經在浴室裡了。他從浴室裡對我說,他今天跑出了一身汗,跑得很舒服,不過他大概是開始有些老了的關係,因為他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時間,並且讓他精疲力竭。在我親眼目睹了之前發生的所有情況後,我一點也不懷疑他的精疲力竭。他說他得快一點,要不然他會趕不上今天晚上的課了。“運動總是讓人精疲力竭的。”我微笑著對他說。 

他一下子就準備好出門了,而我則留了下來,計劃著接下來我該怎麼做,因為當他回來的時候,我希望每件事都在我的掌握中進行。我決定穿上那條紅白相間的細條惹火小內褲,外面再罩上一件浴袍。我拿了幾本書到客廳,然後很輕鬆地坐在沙發上,我知道他大概什麼時候會回來,而我已經準備好一切等他回來了。

當他進門時,我把兩條腿張個大開,讓他可以清楚地看見浴袍裡的東西,然後裝做是因為在看書時,看著看著便睡著了的樣子。他沒說什麼,只是輕輕地走向沙發,然後一直瞪著我看。我努力裝著睡著的樣子,一方面卻必須全神貫注地控制自己別在這時候硬起來。 

他把沙發旁的立燈點亮,然後就這樣讓我在那睡著。他自己則走回了他漆黑的臥室,然後把燈打開。他的房門開著,從黑暗中我可以看到他在房裡的一舉一動。他先把他的襯衫脫了,然後是他的牛仔褲,他穿了一件白色的丁字內褲,褲襠裡明顯地鼓起了一大包。當他背向我彎腰把他的丁字內褲脫掉後,他完美的屁股便正對著我的視線。他什麼也沒穿的站著,像是站在聚光燈下的明星似地,接著,他面對我,開始打起手槍。他射在自己的手上,然後把它舔乾淨。之後,他便關燈上床睡了。 

我等了一下才回到我自己的床上,一面想著剛才的那一幕,一面享受打手槍的快感。高潮的時候,我的精液從馬眼射出,在空氣中形成一道高高的弧線,然後落在我的胸前和小腹上。我沒有擦掉,就讓它這樣流著,從我身上慢慢地流過腰部,然後流到床上。 

第二天是星期六,我知道大衛今天沒計劃好做什麼,我一直等到浴室裡的水聲響起,才從床上起來。我帶上一條銀色的屌環,然後穿了一件只有一條細布條夾在屁股的丁字褲。 

就在我知道他預備要出浴室之前,我走進浴室開始刷牙。他從蓮蓬頭下走出來時,我對他說:“早啊!”而他,只是一股腦地直盯著我看,他看著我只用一條細布條當然遮不住的屁股,而前面的部分則因為我已經開始硬了起來,而顯得腫脹了許多。我仍然裝作漫不驚心地刷著牙,我當然知道他在看我,當我彎腰把嘴裡的牙膏吐出來時,我小心地把頭撇了一下,再一次確認他可以看的非常清楚,看到那條繫在我那圓滾滾的兩股之間的黑色細繩帶。在我終於站起來的時候,他連忙用浴巾把他逐漸遮不住的東西擋了起來,不過這只讓我因為看到一頂晃動著的藍色小帳棚而想發笑。 

我轉過身並且把這件已經完成使命的性感小內褲脫了下來,我已經腫脹得難受的18公分肉棒一從束縛中解脫,便迫不及待地上下晃動著,我相信大衛已經清楚地看到環在我肉棒根部的銀色屌環,把我的肉棒緊緊地束起,並且和我臉上的微笑一起對他發出誘人的招呼。 

我走進浴盆裡,打開蓮蓬頭,一面讓水柱沖激我的身體,一面在我腫脹的肉棒上開始塗抹肥皂。大衛的頭貼著浴簾緊緊盯著我的一舉一動,我似乎聽見了他嚥口水的聲音,然後用極不自然的語調,問我今天有沒有計劃好做些什麼事。我轉過身面對他,開始用手對我的肉棒上下搓揉著,另一隻手則是沿著我那兩粒不小的卵蛋,輕輕地撫弄著,我的龜頭已經紅腫得發燙。“沒什麼特別的計劃。大概先自己玩玩,玩個爽快吧。有什麼好主意嗎?”大衛似乎意有所指地笑著,接著他也走進了浴盆裡,很自然地,他的唇迎上了我的,並且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,他的胸膛和小腹緊緊地貼著我,我可以明顯地感覺他的大屌堅挺地抵著我的肉棒,我們的雙手早已等不及,狂烈地探索著對方的身體,這時候,我們早已像動物出自本能般,貪婪地互相需索著性愛的歡愉。

我終於實現了在幾千幾萬次獨自打手槍時的性幻想,現在這個我可以用手觸摸到真實的軀體,終於在此刻不再是幻想的一部份。我們讓彼此的屁眼和嘴裡一次又一次裝滿又多又濃的精液,在我們還沒完全精疲力竭之前,我們決定離開浴盆,因為我們都發現必須更仔細地,好好找個地方,把對方身體的每一吋都探索個清清楚楚。

或許是因為我們都等太久了,此刻我們對彼此的需求一次比一次強烈,像是想在這一次把以往失去的一次補齊一般。我們用彼此的大肉棒不斷在對方的屁眼、嘴裡進出,活像兩隻正在交配的動物一般,是的,此刻我寧願卑微地像隻野獸般,用我最原始的本錢取悅他,而他似乎也和我有同樣的想法,我們一次又一次,不斷地經歷高潮,卻澆不息彼此內心火熱的慾望,我猜,他一定也和我一樣,寧願被一次次熱烈射精之後產生的又熱又濃的精液淹死,也不願意放棄任何一次高潮。 

隨著每一次狂烈如野獸般的肛交、口交、接吻、射精,卻絲毫沒有減低我們對彼此愈形增長的性慾。他的,合我的精液不斷的噴灑在對方的胸膛、小腹、嘴裡、屁眼裡,甚至是身體的任何一部份,然後我們用水沖洗所有留下的痕跡,但是,不沖洗就罷了,一走到浴盆裡,我們的性慾又會對方挑起,然後又重複著剛剛才發生過的火辣場面 

從此之後,我們規定在家裡只能穿著丁字褲,或只有一條細帶的內褲,或者是諸如此類布料極少,根本遮不住什麼,穿了等於沒穿的惹火小內褲。就算是剛從外面回來,也必須在玄關就把身上合規定相違背的所有衣服脫掉,然後再把這些衣服帶回房裡。我們像是在比賽似地,總是把我們所發現最新、能把屁股和肉棒包的最緊、最透明、布料最少的丁字內褲展示給對方看,而且愈是能讓人獸性大發的樣式,愈是贏得比賽的關鍵。沒多久,我們衣櫃裡的惹火小內褲的數量,已經足夠開一間百貨公司的專櫃了,但我們比較自豪的是,這些可都是在每一次競賽中發揮過“功能”的。 

接下來的時間,我們開始變成一對真正的“家居男人”,除了上課之外我們很少出門,因為我們得花上許多時間,把過去我們沒從彼此身體上學到的課程,一一補回來。現在再回想那段在活動中心廁所偷窺的日子,似乎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呢。 


網友評論(僅供參考與本站立場無關) 點擊這堿d看全部...

即刻發表你對本文的意見和看法(800字以內)